武夷山旅游新天地  
 
  当前位置:武夷山旅游新天地首页>>旅游新闻>>探秘武夷悬棺

探秘武夷悬棺



   在中国南方的十三个省和东南亚及日本的硫球群岛,都有一种独特的悬棺葬俗。为了揭开悬棺的秘密,不知费尽了多少专家学者的苦心。笔者在经过大量的调研工作和逻辑推理后,否定了“闽越族”之说,而是发现入闽的越人对闽人进行了血腥的杀戮。而各地的悬棺葬俗就是闽人在血雨腥风后,幸存的闽人在逃亡中带到各地去的。也就是说,哪里有悬棺,哪里就有闽人的后裔。因为做为最有代表性的文化来说,葬俗文化不论是哪个民族都是最看重的,都不会轻易的放弃和改变,因为改变就意味着对祖宗的背叛。
   那么,做为悬棺的发源地武夷山来说(年代最早,专家公认武夷山是发源地),我们能从悬棺中发现多少隐藏的秘密呢?
  大概如下:
  早在800多年前的理学家朱熹在他的著名诗组《九曲棹歌》中就发出了“三曲君看架壑船,不知停棹几何年”的感慨。是啊!悬棺太具传奇色彩,就连如此博学广识“学达性天”的朱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正是因为悬棺的不可思议,所以早在先古时传到北方,就生出了许多传奇。成书于春秋战国至秦国,看似荒诞不经的《山海经·海外南经》就有如下记载,“南山(现在的武夷山)东南有羽民国,其为人长头,身生羽”。郭璞是这样注释的:“能飞,不能远,卵生,昼似仙人也”。在远古信息是非常封闭的情况下,悬棺就能从武夷山传到北方,并记载在《山海经》中,无疑是需要一个相当漫长的时间和过程。这样,不免让人好奇起来:悬棺,究竟停棹几何年?
  远在距今1500年前左右的南朝萧子开写的《武夷山》有如下记载:“半岩有悬棺数千”。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远远超出了大家的想象,以至有学者认为是萧子开的笔误,可能是数十。若以数千计,那山崖上就到处遍布悬棺(而古代写千有单人旁,仟。那就不会有笔误的可能)。
  以武夷山取下的两具悬棺看,都是用大楠木制作而成。用楠木制作的好处是楠木坚硬,而且不会腐烂,有特有的芳香。以这两具悬棺来看,的确是完好无损(观音岩被盗悬棺因被盗贼从山洞中推落摔坏则另当别论)。从用大楠木来制作悬棺,让我们看到了闽人的科技发展程度。
  楠木材质坚硬如铁,武夷山先民在制作悬棺中究竟使用了什么工具?陈存洗先生探秘悬棺的文章中,明确提到悬棺的制作使用了锯、斧、刨、凿等工具。问题是:面对坚硬如铁,直径一米左右的大楠木,一般的青铜器具能胜任吗?
  毫无疑问,要把30多米高、直径一米左右的大楠木锯倒和刳开,一般技术的青铜锯也是无能为力的,因为硬度达不到,锯会熔化和崩断。 
  再说,悬棺的制作工艺已相当高超与成熟,具有明显的船型,是用整根楠木刳(音哭,就是用锯子从中间锯开后再挖空)制而成,不用锯子是无法刳开的。可以推论,那时武夷山先民就使用锯子了。而锯是秦人鲁班发明的这个草率结论可以作古矣。上有棺盖如船蓬,棺盖与棺身靠四周起槽,为子母口套合,加工精致高超,公认在只有使用金属工具的情况下才能完成。由此可见远古的武夷山先民具有高度发达的社会生产力,并有可能使用铁制工具(如是,将是不可想象的;真是,就将“石破天惊”。彻底改写青铜器的历史)。因为楠木生长周期很长,材质较硬,尤其是做棺木直径达到一米左右(生长周期几百年)的就更硬如铁了。普通青铜锯根本无法完成。如果不是用铁锯而是用青铜锯的话,那武夷山先民对青铜器的冶炼技术就极为成熟了,甚至达到了钢化水平。否则,就无法完成悬棺的制作。那么,我们就不能不问:闽人真有这样发达的青铜技术吗?
  福建浦城县仙阳镇管九村的发现给了我们答案。管九村的发现经C14测定,距今4500---2500年,年代跨度从夏、商、周至春秋时期。重要的是,里面出土了十一把精致的质量不亚于勾践所使用的“欧冶子”们为他铸的青铜剑,而且时间还早了1000年左右。那么“欧冶子”是在什么地方铸剑?
  现在已经发现了欧冶子的铸剑遗址,就是在福建松溪的湛庐山。又是在闽地。
  管九村出土了大量精美的陶器和瓷器,而且时间不晚于中原。再结合年代如此之早的青铜器皿和青铜剑,还有福建建瓯市发现的商代中国最早和最大的铜钟编钟,和闽地多处地方发现的各种商周时期的青铜兵器和器皿,以及制作悬棺所使用的不是铁锯也要达到钢化程度的青铜锯、刨、斧、凿。我们可否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中国青铜器的婴儿期是否在闽地度过?以青铜来说,究竟是中原影响闽地,还是闽地影响了中原?若以青铜器发源于两河流域来看,先传入闽地的可能性最大。
  以萧子开的《武夷山》记载说“半岩有悬棺数千”来看,那这两具应该不会是最早,因为它们都不在武夷山景区的中部,而是在山北部的边角(董天工的《武夷山志》里面有记载幸存的悬棺,这两具就没在里面。能够漏网,可见偏僻)。可见在武夷山的中心部位的悬棺年代应该更早(如大藏峰金鸡洞内的悬棺),就如同现在的城市开发一样,也是先内后外(观音岩比白岩更靠近景区中部,一号悬棺就比二号悬棺早了400年左右应能说明是先内后外)。而且,这两具悬棺都没有如龙虎山或长江三峡的悬棺一样,上临绝壁,下临流水。可见九曲溪两岸早已布满悬棺,以至没有空间,才慢慢的向武夷山景区外部扩展。   由此可推,武夷山九曲溪两岸的悬棺应该年代更早。那究竟有多早呢?让我们假设一下:现在的武夷山市民才22万多人(而且大多数还是近现代移民),而在3、4千年以前武夷山中的人口更是少到以千计(甚至不到千人。全闽不算在内,因为越人入闽时只有武夷山有悬棺,别处就连整个闽北都未发现。
  这真是个有趣的问题:在闽地会有两个或多个种族吗?《周礼》中记载的“七闽国”的七是实指还是泛指呢?相信,这数千具的悬棺一定经过了极其漫长的时间和过程。因为,这两具悬棺的制作技术和工艺已经相当成熟,毫无疑问经过了漫长的改进和提高。以悬棺的实物来看,可以肯定的是:武夷山第一具悬棺的历史绝对不会低于3800年,而且肯定还要早得多。
  在如此久之前,武夷山的先民是如何把悬棺放到悬崖峭壁上的呢?笔者认为,悬棺的放置肯定没有现代人想象的那样复杂。因为“半岩有悬棺数千”。这就明确的告诉我们一个信息:悬棺已经经历了很长的时间,而且放置技术已相当成熟。可以理解的是,最初的悬棺放置是困难的,越到后面就越简单,越成熟,不然何有数千之多?若是极为困难,武夷山的先民们在当时各种条件都困难的情况下,可能也就放弃了。所以,我们可以认为:悬棺的制作和放置肯定没有现代人想象的复杂。
  现在,我们还要看看悬棺里面还有些什么。
  1978年9月,福建省博物馆利用绞盘吊装机械,从山北白岩高出地面51米的洞穴中取下一具编为二号的完整悬棺。棺外有猪下颌骨一块,棺内有随葬龟行木盆一具,多种果核及鱼骨鸟骨残骸若干。内有年龄约60岁,以棕团为枕,以竹席为衬,另有服饰残片若干的男尸。尸垫的竹席为人字纹,还有光泽,有粗细两种,竹篾加工精致(使用高超青铜工具的又一明证)。纺织品残片经上海纺织品科研所鉴定,共有大麻、苎麻、丝、棉布四种质料,均为平纹,其中:丝织品的指数经纬密度为每厘米20—30与16—19根,经纬直径为0.35—0.7与0.45—0.7毫米,为家蚕丝,接近商代同期丝织品的纺织水平(那时的闽人就开始养蚕了吗)。麻织品分大麻和苎麻两种,工艺水平略高于商代中期。棉织品为多年生灌木型木棉织物,经纬密度为每厘米14根,经纬直径为0.5毫米,是我国目前所发现的年代最早的棉布实物资料(“南方纺织起源落后于北方”的观点应该不成立。以考古来说,中国棉布的出现时间是西汉,比武夷山晚了1000多年。真是可怕的数字)。
  再结合悬棺的制作技术和工艺,武夷山的先民应该拥有相当发达的科技,甚至处于领先的水平。这样,我们不能不问:闽地真的是荒蛮之地吗?闽越王无诸配得上“开闽始祖”的荣耀吗?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闽地远不是以前我们想象中的荒蛮之地,而是拥有高度发达的科技;闽人也不是用兽皮裹身和使用石器,而是穿着可能比中原还要好的用棉布制作的衣服和使用精致的青铜器具。而我们以前对悬棺的制作和放置技术之所以觉得不能想象和困惑不解,那是因为在世人的心中闽地几近于原始社会。而以“半岩有悬棺数千”来看,悬棺的放置技术已经相当成熟,可见岩壁上架着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悬棺,这就可以理解在武夷山为什么称悬棺为“架壑船棺”了。那么最大的可能是通过吊装设备。而以闽人所拥有的科技来说,制作和放置悬棺根本就不会是什么大的技术难题,也应该能够生产制作出滑轮葫芦吊装的技术和设备。
  那么,我们现在基本可以推论悬棺的放置方法了。
  闽人放置悬棺的方法应该是根据山体和地势及时间分为几种,和几种方法的结合:
  1、崖壁较平:群青状男子背着大捆的绳索从后山爬到山顶,再把绳索捆在树上,然后在崖壁边固定好一根毛竹解决润滑问题,以免粗糙的崖壁把绳索磨断。再把绳索从前山丢下。几个男子再把捆在树上的别的绳索捆在身上,顺着崖壁抓着绳索下滑到要放置悬棺的地方或山洞(闽人的攀岩绝迹肯定很好,就连后来的药农为了采到好的药材也是经常攀上攀下的)。下面的人就用丢下的绳索捆好棺木,然后一人喊口号指挥。这时在山顶的人就一起用力拖,就能把棺木拖离地面,最后就拖到要放置的地方。而预先到达山洞的男子就用钩子把棺木拉进山洞或是要放置的地方。还有的男子在身上捆着绳索和棺木一起往上攀,并使用手中的工具和各种方法来预防棺木被突起的崖壁碰坏或磨损。这是在初期科技还不发达及崖壁还没有悬棺时的做法。
  2、两山较近或山体复杂:随着崖壁上悬棺越来越多,这种方法会显得不够用。因为后面的棺木会碰到以前放置的悬棺,甚至会把以前放置的悬棺碰落下来。这时,新发明的吊装设备就大显神通。以两山较近来说:先在一座山上的树上捆好绳索,再把相同的一根绳索捆到对面山上的树上并拉紧固定好。然后再把滑轮吊装设备安装在靠近要放置棺木的山边上。现在,把棺木捆好后,然后大家一起拉绳索,通过滑轮的力学,就能轻易的把棺木吊起并吊到要放置棺木的位置。这时,等在放置地方边上身上捆着绳索的人就用钩子把棺木拉到固定好的木架上(三曲小藏峰还留有遗迹),这就是“架壑”。这种方法也适合复杂的山体。
  悬棺,究竟还隐藏着多少秘密?

信息来源-(葛建文)



   
     

[关于我们]   [服务指南]   [网站广告]   [本站留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 武夷山旅游新天地 旅游产品由武夷山大自然旅行社有限公司提供 许可证号 L-FJ50053
本网站所引用相关图文,如有牵涉到版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本网站将进行删改
电话:0599-5231338(总机 24小时客服热线) 传真:0599-5231337
本网站法律服务由福建红袍律师事物所彭俊仁律师提供
地址:福建省武夷山市国家旅游度假区红袍步行街崇义园C301室  邮编:354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