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旅游新天地  
 
  当前位置:武夷山旅游新天地首页>>旅游新闻>>武夷山文庙戒石铭:珍贵的官箴言

武夷山文庙戒石铭:珍贵的官箴言



    
  五代十国时,后蜀孟昶为了加强吏治,他对大臣们说:“尔俸尔禄,民脂民膏;小民易虐,上天难欺。”孟昶作为一国之君,能说出这番话来,多少也体现了他的一点“权力文明”意识,当然也体现了他的民本思想。宋太祖赵匡胤将孟昶俘虏后,这句出自降君的话,后来对赵匡胤也有了灵魂的触动。他下圣旨叫人刻石立碑,一面刻着“公生明”三字,一面刻着“尔俸尔禄,民脂民膏;小民易虐,上天难欺。”赵匡胤说:“以赐郡国,立于厅事之南。”随即让人立于官署,成了警示官员们的戒石铭。如今在武夷山市文庙遗址前,还立着戒石铭碑。

    孟昶在位时并不太关心国事,政治几乎荒废,只知道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他广征蜀地美女以充后宫,与最宠爱的贵妃“花蕊夫人”形影相随。为迎合花蕊夫人爱牡丹之好,不顾国计民生,劳民伤财大种牡丹花。他自己竟日夜流连牡丹花下,同时还召集群臣,开筵大赏牡丹。成为阶下囚的孟昶,会不会因为重蹈了三国降臣阿斗“乐不思蜀”的历史覆辙,而感到汗颜呢?赵匡胤死后,由其弟宋太宗赵光义继位,为了警示后人不要忘了前车之鉴,还有点忧患意识的赵光义,觉得蜀后主孟昶的那几句话是治政治吏的警言,于是就遣人刻了25块“戒石铭”分置全国各府,作为地方官吏之戒。到了明清两朝,所有州县衙门的头门内,南道之上,都将戒石铭镌刻在石碑上。

    其实,这“戒石铭”讲的是官与民二者之间的关系,也是讲领导干部权力与政治地位和经济待遇的关系。用现在的观点来说,就是干部与群众之间的关系。各级官员不能忘掉自己所享有的俸禄,都是来自于老百姓的血汗这一基本事实,如果认为老百姓好欺负,天理也难容你这位官员了。什么是俸禄呢?用孟昶的比喻就是“民脂民膏”。这已经挑明了权力责任与享有的待遇之间的关系。说“小民易虐”,也道出了一个基本现实:中国历朝历代,老百姓总是处于弱势群体之列,逆来顺受又是老百姓脆弱的表现。如果说“上天难欺”是讲官吏们多行不义必将遭到应有的惩罚的话,那么他们为官一任,就要老老实实造福一方了。这“上天难欺”,对于孟昶或赵匡胤来说,总认为自己是一国之君,能明察秋毫,手下的官吏们还骗得过他们?这样说来,“上天”倒显得神圣不可侵犯了。确切地说:“上天”应当象征真理、法理,是人民群众的最高利益。这句话活像是悬在贪官污吏头上的一把剑:监察你守规守矩,知方知圆。并且记住欺压百姓是天理难容的。

    那么,封建社会的一些官吏是如何看待俸禄的呢?唐代诗人杜荀鹤在《自叙》诗中写道:“宁为宇宙闲吟客,怕做乾坤窃禄人”。杜荀鹤还是自知自明的,不想让庸碌无为来玷污自己的人格。杜甫家居江村时,也写诗叹道:“但有故人供禄米,微躯此外更何求?”看出杜甫生活欲求不高,乡亲们能确保供他一家吃的食粮就知足了。韦应物在《寄李儋元锡》一诗中写道:“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反映了他作为一方官吏应具备的权力责任意识:如果老百姓不能安居乐业,即使你的俸禄不缺,心里也惭愧呀!白居易更有深刻的反思:“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拿了人民的血汗钱,白居易也因为功微绩薄而自责。在另一首诗中,他又是这样诚挚地道出心声的:“有禄肥妻子,无恩及吏民。念彼深可愧,自问是何人?”

    在现实生活中,领导干部、公务员都有着自己的那份工资,有着不用愁的物质生活保障,较之于土里刨食的农民来说,较之于像候鸟一样忙碌于打工养家糊口的农民工来说,较之于那些下岗领取最低生活保障费的人来说,领导干部、公务员享受着公房、公车、公费医疗、公费电话等国家财富提供的丰裕,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俸禄无愁,身心应当沉浸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才对,才对得起人民政府给的“尔俸尔禄”。享受俸禄者,你还有什么理由伸手去触犯人民群众的利益呢?享受俸禄者更应当时刻铭记着自己是代表着广大劳动人民利益的,要懂得民心,善解民意,要维护群众利益,做到勤政为民,廉洁奉公,这才不愧对为官一方的老百姓,也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一种精神。


信息来源-(邹全荣 李晓勇)



   
     

[关于我们]   [服务指南]   [网站广告]   [本站留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 武夷山旅游新天地 旅游产品由武夷山大自然旅行社有限公司提供 许可证号 L-FJ50053
本网站所引用相关图文,如有牵涉到版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本网站将进行删改
电话:0599-5231338(总机 24小时客服热线) 传真:0599-5231337
本网站法律服务由福建红袍律师事物所彭俊仁律师提供
地址:福建省武夷山市国家旅游度假区红袍步行街崇义园C301室  邮编:354302